故事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名人故事 >
  • 阅读:518 我和书桌的故事

    有家的地方,必有家具。 没有家具的家是从来没有过的,也是不成立的。家的温暖、舒适和安慰,决少不了家具的一份功劳。一个家可以没有丈夫,或没有妻子或儿女,但不能没有家具。 家具的历史就像人类家庭的历史一样古老,一样悠久,一样永恒。 人同动物有许多...

  • 阅读:365 开卷有益乐无穷

    以教书、写书为生的人,要靠自己行万里路,恐非易事;但若想读万卷书,大概不算太难。 为了要教书、写书,就必须读书。由读书进而又发展到买书、藏书。50 年代初,我先在江南教过书,再到北京读了 10 年书,然后 30 多年一直在教书、写书,这辈子就是同书打...

  • 阅读:243 “一米斋”下

    在我无数的理想当中,只有一个最长远、最持久,因而才最真实,那就是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。 小的时候怀此奢望,不过是想偏居一隅,去看自己想看的大书小书,避开大人非要我看的观止,文选之类。然而奢望毕竟是奢望,直到上大学之前,我始终没有拥有真正属...

  • 阅读:251 难与书分离

    我在中学读书时,当时的文化生活确实十分单调,电影、收音机成天放的是样板戏和语录歌,8 个样板戏的唱段我几乎都能唱下来。绝大多数书籍是封资修的不让看,那时,我们生活在文化沙漠里。 1977 年秋,我幸运地走进了北京大学的校门。我学的是文学专业,便与...

  • 阅读:395 我的第一本书

    我的第一本书是短篇集,书名叫《高高的白杨树》,和现在的青年作者出书的情况相比,我那时就要幸运得多了。那时虽然茅盾先生已经推荐过我的《百合花》,但到底我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编辑,可是,当时上海文艺出版社似乎没有多大的疑虑,立即拍板与我签了...

  • 阅读:184 “嗜书”与卖书

    人一生收集好书,但到头来仍散失殆尽的事,史不绝书。而嗜书人把自己半生集攒的书又迫不得已地亲手卖掉的事,我也曾目睹,那情景至今记忆犹新。 那是 1966 年 8 月,文革期间,无书可读。我因无事可做,有一天便到最近的闹市新街口,逛那里的古旧书店,想买...

  • 阅读:346 寻找我的第一本课外书

    我在上小学的时候,买了一本《刘胡兰小传》,后来丢失,我感到非常可惜,因为那是我的第一本课外书。 这虽是一本小册子,但对我一颗童心的陶冶却是巨大的。我读到刘胡兰就义时,是流下了热泪的。书虽然丢了,但刘胡兰的英雄形象却刻在了心中。特别是那赭色封...

  • 阅读:745 经历卖书

    机关大搬家。新办公楼换了茶色玻璃贴了壁纸,但没了放书的闲屋。孔夫子搬家,怎少得了书?我们在新办公楼设计了许多方案,只安置下了有限的几本。看来,我们曾引以为豪的资料室气数已尽,只好像阔起来的财主趁乔迁抛弃糟糠之妻了。大伙挑出了毛选、邓选和带...

  • 阅读:56 林语堂在“鹿驴交欢”风波中获胜

    林语堂在武汉编国民党的《中央日报》时,曾经就男女问题与一位暑名 小鹿的作者发生笔战,林当时便以毛驴的笔名参战。小鹿褒女贬男,毛驴则反其道行之,当时笔战之激烈,乃前所未有。 当时报纸的副刊编辑孙伏园为了结束这场笔战,特邀小鹿与毛驴 在河口东宴楼...

  • 阅读:86 “林语堂”是人还是马?

    林语堂是现代有名的文学家,为促进中外文化交流作过不少努力,他的《吾国吾民》一书曾在国外产生广泛的影响。但他从未想到,自己的名字竟被人用来称呼一匹马! 原来巴西有一个贵妇,读了林语堂的《吾国吾民》之后,对林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恰好有人送给她一匹好...

  • 首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  • 8
  • 9
  • 10
  • 11
  • 下一页
  • 末页